我的一位亲戚佛友

老实说,我并不是一个学佛者,不过佛的境界令我心生向往,我喜欢《楞严经》《圆觉经》,姑且以学佛者自居。

我有个小姨,已经五十来岁,心地善良,却一生都在心灵痛苦中挣扎。前年开始,偶然间被大姨和一位类似出马的仙家叫去放生,被一位在家师傅开示,从此坚定不移的信了佛。

21年上半年,听一些亲戚说小姨信佛信的魔怔了,肉也不吃,葱也不吃,都瘦成了皮包骨头,我有了劝说的心思,那时候想用道听途说的佛经劝他一番。

视频连接上后,我有点不知该不该劝了,因为小姨的精神状态非常好,似乎摆脱了过去的忧郁。

不过我毕竟是抱着某些目的打的这通视频,为了减少抵触,就说我也学佛。小姨听了非常激动,她问我自己怎么怎么做,这是不是正见,这是不是正知识?我知道她在寻找认同,就点头应是。

后来劝她的话只是一句:注意身体。

我无法劝她什么,因为小姨的思路很清晰,几十年来,她就是求个心安,而现在做的,令她心安,如果我阻止她,岂不是害她。

事后我还不死心,企图寻找证据劝小姨吃肉。在楞严经看到了不吃荤(葱、蒜、韭、薤、兴渠等)、不吃肉的原因,很遗憾,我被说服了,因为不是自己做饭,仍旧吃荤,但基本上不吃肉了。

得益于幼年穷的很少吃过肉,我的身体适应没肉的饮食,而且不吃肉后,过去经常闹肚子的毛病越来越少,以至于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就不该吃肉,就是个当沙弥的料?

佛经里的荤,又称辛,按我的理解应该不止五种,而是泛指那些引起内分泌混乱的食物,不利于修行者入静、收敛思绪,所以未能修到不动地就能不吃则不吃,免得退步。

不吃肉,则是因为都是有情众生,众生同悲,肉体在本质上都是一个物性,都是一体的,相互纠缠,从修行的角度讲,相互杀戮会产生业力,蒙蔽道心智慧。

以我的水平不知真假,但是我倾向于相信,况且就连动物都知道吃饱了便不杀戮,反而是人类,总是因为口腹之欲肆意破坏,如此岂不是禽兽不如了?

21年7月份,我和大姨、小姨一起参与放生,由于疫情、人脉种种原因,这次不是去深山老林放生动物,而是去湖里放鱼。

我不知道放生是对是错,因为来此放生的人,绝大多数是出于子女考学、亲人卧病、事业增益等等原因,便是放生的湖,岸边也有不少人钓鱼,甚至有人到湖里定期打捞。

放生的仪式很严肃,一群受戒的出家人在家人穿着僧衣,围着集装箱里的鱼,念地藏菩萨本愿经、金刚经、心经等等超度,主持仪式的师傅有一句话说得好:哪怕这些鱼只能再活一天,听了这些经,留下慧根,往生后也是好的。

我去的那次放生,没有见到任何玄奇景象,但小姨对我说,前两次放生,她一次看到师傅脚踩莲花,看到天空的祥云,另一次放生,去年雨下的大,周围的庄稼都被淹倒了,只有放生的那片长得特别茂盛。

我不知道真假,或者说,我觉得就是假的。

小姨认的师傅不错,她能真诚的说:最好的放生,就是不杀生。估计她心里跟明镜似的,来到这的绝大多数人,这几日吃了素,回头甚至要大吃一顿把肉补回来。

那位师傅好似能掐会算,和陌生人交谈,能道出他的心事困境,并且加以开导,这就是小姨拜师的原因吧。小姨让我也去问问,我没有问,一路走来,我习惯自己解决心理问题。

师傅的道场在jilin附近的一处村落,房子应该还是上个世纪末建的瓦房,午饭是几位义工做的,客厅里坐了四五十人,除了我和小姨儿子,没有其他年轻人,缘分就是这么奇妙,谁能想到自己下一刻,会在陌生的地方与陌生的人一起吃饭,这群人都四十以上,企图破解人生困境,而我,不知道来这干什么,可能是想感受下另一个群体的风情。

22年,老家那边的疫情开始严重,偶然间与小姨通话,听到她们晚上的钉钉法会又加了个节目,就是一起祈祷疫情早日退散。

疫情因为她们退散了吗?显而易见,不会的。

所以我对小姨学佛的感官是很奇怪的,一方面觉得她十分虔诚,严于律己,似乎走上了康庄大道,一方面又好像十分迷信,叫人不得不怀疑是否真的上道了?

以我的水平,真是难以思量,只是希望小姨早日修行有成,也好渡我一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